落尘凰_青江江好可爱啊

我在等你啊,你怎么还不回来Ծ‸Ծ

银月x红雪 暂未

凌晨五点半还没睡码字把自己码馋了。。。

一向all主角的我为什么会萌上在原著中连配角都算不上的两个龙套啊????【也许我的脑子里真的有陨石坑x

◎◎◎◎◎◎◎◎◎◎◎◎◎◎◎◎◎◎◎◎◎◎◎

“摘星府如今底蕴还薄弱,师兄要不加入我摘星府如何?”浩劫面前,银月正想着何处置身,那妖孽小师弟便向自己发出了邀请。

也许说小师弟还不恰当,毕竟师尊最得意的时空一道绝学有了合适的传人,心喜之下收了位上古时期的存在为徒。这样一来原本年岁长的反要回过头来喊那妖孽作师兄,怎叫一个混乱了得。

“加入你摘星府?”心不在焉地重复了一遍,银月一时被自己的想法逗笑了,摇着手中的羽扇,连那新入门“小”师弟的话都忽略了过去。

“五师兄?”也是那妖孽见银月似乎有些走神,出言唤道。

银月这才回过神来,略微思考了一下,“加入摘星府……?听起来,不错的样子。红雪师弟,你刚才说了什么?我一时走神了。”这便是向红雪道歉了。

一旁的纪宁稍稍有些惊讶,银月师兄何时变得如此细心了?竟会因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向人道歉。

红雪于是又重复一遍:“银月师兄你若是加入,你我便可各自统领一尊三眼天神了。”

他言语间是笑着的,银月盯着他的笑容微微发愣,然后回过神来,习惯性摇了摇羽扇,“如今浩劫将至…我这宁静日子,怕是快要结束了。并非玩笑,我若当真要入世…首选定是摘星府了。”

纪宁、红雪皆是大喜。

“府主与我只是空口邀请,银月师兄当真应允,红雪有些受宠若惊了。”红雪向银月行了个礼,为了自己、为了纪宁、更是为整个摘星府。

即便当年摘星府是三寿道人麾下最强势力,万年已过,三寿道人早已丧生,相比如今府主只是纯阳真仙的纪宁,银月完全可以选择更大的势力栖身。方寸山门下师兄弟间,一句承诺即是决定。红雪由衷认为这一礼并不吃亏。

他大概以为银月下决定的原因是纪宁。

“受宠若惊?可是我并没有开始宠你啊……?”银月撑着下巴,作浪荡子调戏姑娘般,有些好笑地盯着红雪。

眼珠子都不带转的。

“噗——”兴许是觉得哪里不对,纪宁忍不住漏气。得到银月懒洋洋地瞪过来一眼才收敛起来,抿唇,垂目,装作他没笑过一样,暗暗地扔个白眼回去。

红雪轻咳一声,试图缓解有些尴尬的气氛。

收回几乎掉在别人身上的视线,银月将注意力转向自己的羽扇,致力于抚平其上每一线皱褶,然后悠悠地开口:“我银月惯于使长枪,红雪天神以雪之大道并入枪法中扬名,看你如今也是枪术大成,等我加入摘星府,你可要与我好生切磋一番。”

红雪情不自禁看了看手中的七曜长枪,弯了眉眼,“是!到时自当全力以赴!”

即使同样诞生于上古时期,红雪可没有信心战胜这妖族凶兽出身的银月大魔头,自当是全力以赴。



银月做了一个梦。

梦中有人用两束丝线在编织着什么,俨然白红交错。

修为到了他这一步,早已不需要睡眠,偶尔重新体验凡人生活,也已不会遭梦境困扰,一旦做梦,极大可能便是——预知。

然而这白红织物表达了什么,银月又猜不出了。如他,身上的衣物、头上的发冠、以至指间的饰物皆是法宝,几乎不存在自然损坏的情况。

百思不得其解,银月索性讲此事暂且放下,随意束上那一头莹白长发,略微整理仪表,再拿上从不离身的羽扇,方寸山五师兄的标准形象出炉了。

战事暂且并不吃紧,日常种种花,养养鱼,偶尔压榨压榨徒子徒孙,调戏调戏红雪小师弟,银月的日子过得怡然自得。他甚至都有些忘记了从前的仇恨,觉得现下的日子也挺好,只是有时候在午夜梦回之时,会惊异痛心于自己的堕落。

得了菩提道祖的指点,红雪果不负他卓越的天资,半年间便将时空之道融入枪法中。

红雪在方寸山上的府邸本就是银月为他选的,二人挨得极近。红雪每天在门前空旷地界练枪,银月就坐在一旁的石桌边看着他练。

有时候暖一小壶醇酒,放上两个玉盏边饮边看,等红雪停下来,就用另一个玉盏倒上酒与他共饮。有的时候还放上三两盘糕点,样式都来自凡间,像清凉糕、鲜奶大福、青团子之类,都是银月亲手做的,某次纪宁来串门,看见“洗手作羹汤”的“贤惠”五师兄,吓得他自己用手把下巴推回原位。

先来定个小目标吧!

比如说…一天至少更一个小段子?嘛CP是什么就不要强求啦(´▽`)ノ♪

即使过了零点这也算是昨天的份!

我也是有授权的人哦~







12.19
灵感:
撩拨我心弦 
目送你渐行渐远 
留一幅未完整画卷 


“我虽然还是组织的初级成员,但我——不需要帮助!”他仰着一张秀美的脸,固执地拒绝了提出帮助的人。

真是有趣呢,难得好心,竟然还有人不领情。“现在说这种话……可还为时尚早哦。”利维坦弯了弯唇角,露在外面的那只眼睛危险地眯成一条线。

即使是因为那姣好的样貌才偶然发的善心,也不是别人能够轻易拒绝的呢……

他自称为蓝。

利维坦对蓝实在起了兴趣,甚至利用了那个胆小的女孩小嫣与蓝打赌。为了赢得这场荒唐的赌局,他饶有兴致地实现了那个女孩荒唐的许愿——剪下自己留了多年的长发,换取自己能够真正勇敢起来的内心。

其实利维坦也很惊奇,自己不过随口一说的语气,胆小如鼠的女孩竟真敢在午夜去闯那条与白天画风迥然不同的走廊。

啊…为了心爱的人变得勇敢,人类真是有意思呢。至于其他人嘛…他瞥了一眼身旁苦苦思索的蓝,笑得更加开心了。“最有意思的,当然是你了…”利维坦低声呢喃道。

蓝突然侧过头来,倒把这做贼心虚的人吓得一顿,“你在说什么?”他问道。

利维坦霎时反应过来,回答的声音温柔得仿佛能滴出水来:“没什么——或许调查奇怪的事情你很拿手…”他的话题转换得很生硬,却仍然挂着那张温柔的笑脸抓住了蓝的手臂,“但是…如果不了解人们的‘心’的话…”坦然回望蓝惊讶的目光,利维坦捏住了他的下巴轻轻抚拭着,“你一定会吃到苦头的。”

松手,以一个玩笑解除了僵硬的局面,蓝不在意地摇摇头,又像突然想到什么似的,问道:“不过有件事情我倒很好奇——”他紫色的眼眸带着少许的天真与好奇,美得在利维坦心中抹下浓厚的一笔,“你为什么会知道她和邪镜许愿的内容?”

伸手拉低了帽沿,也压低了语气:“那个是……秘密。”

呵呵呵…真是——有趣啊……利维坦望着蓝“哼”一声便负气离开的背影,琥珀色的左瞳中满是深邃。

夜幕降临,面对着邪镜中同伴们的质问——

“那种幼稚的愿望和可笑的头发所做成的代价,你为什么要答应她?”

——嘲弄地注视着同伴的张牙舞爪

——“简直是给我们丢脸的行为!”

“呵呵,那只是为了赢得赌局…”右眼缠上了绷带的骷髅将嘴角咧到了耳根,“附送的一个小小的——馈赠品而已啊。”

毕竟那场赌局,比什么都重要,不是么……?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一定要向大家安利《怪奇谜踪》啊啊啊啊!快看漫画上有,小蓝简直有辣——么美!剧情也好看,虽然盼星星盼月亮的总是盼不到小蓝出场……明明说好的男主角呢!BUT,还是好看啊Σ(|||▽||| )

被老师提前收卷而且在自我感觉良好的情况下走还没考完的班级门口路过,真是一种。。。。蜜汁爽感(º﹃º )

【仙侠/同人】all晴明-不枉1

手游人设有改动

『序』

太古荒天,凤凰为统,四象为尊,五行佐之。然凤凰隐世,徒留传承一丝凤凰血脉的朱雀代而统之。

凤凰宇下,封四象,为朱雀天、青龙海、白虎陵、玄武墓,分别对应初生、舞象、耄耋、归墟四个时段。其间大小灵类散布,又有数个大族崭露头角,受封为王,分治天下。

朱雀天朱雀、重明、玄,辰金之地谛听,巽木之地句芒、毕方,离火之地青鸾、九婴,戊土之地勾陈、相柳,坎水之地共鲧、螭吻、有狐,共十三大族,之间纠纷不断。

凤凰不出,大概所有的故事,都在他们之间吧……

哦?你确定要听我讲故事吗?那都是很早很早以前的事了。

我可要好好想想,从哪开始讲起……





『第一章·白狐篡权』

重明九婴相柳这些大族,现在还有不少他们的传说,然而当时盛极一时的有狐一族,怕是连最古老的书上都不会有一星半点的记载了吧……

那我就从他们开始讲起。

嘘,先不要问我为什么会知道,安安静静地,先听完,好么?

有狐一族都是狐狸,现今的天狐、玄狐之类的,只是当初有狐族内等级的划分。它们局于朱雀天下的坎水之地,以幻术得天下闻名。族人甚少习魅惑之术,倒不是今人所认为的。很惊讶么?有狐族人的傲气啊…可毫不亚于现在那些氏族子弟。如今幻术式微,是因为真正的传承,已随着有狐族陪葬了。

当年的有狐族长是白狐夭。其实作为单尾的白狐,夭本是没有资格当上族长的,出人意料的是,这位长期流落在外这位长期流落在外无人理睬的弃子,甫一回到族中便向当时的族长玄狐归渺发起挑战。当时的玄狐归渺已晋升玄榜七阶多年,比玄榜五阶的白狐夭灵力浑厚不知几成。即使惊讶于白狐夭的天赋,也无人认为他能够赢得这场挑战。

不自量力——这是所有知情人对他轻蔑的评价。

当天,有狐族长之位,易主。

后来很长一段时间,在场的狐狸都还记得那天的场景。玄狐归渺向白狐夭提出立下生死契约,在一片或高或低的质疑声中,白狐夭轻描淡写地接下。弗一上那生死台,玄狐自恃身份开口道一声“请”,白狐不答,咔哒一声折扇展开,挽了一朵扇花后遮住半面,仅留一双桃花狐目在外——他在笑,笑得双眼眯成了一条缝。只是,这双眼中透出的,一定,一定是刻入骨髓的嗜血。

毫无征兆的,玄狐归渺发出声嘶力竭的惨嚎,围观的狐族被吓了一跳,定睛望去时才惊恐地发现,这位族长的身上竟出现了十余个窟窿,仿佛还嗖嗖透着凉风,与之对应数目的银色小刃悬在他身后,滴血不沾的刃尖对准了他,然后便是——

“哼——”玄狐归渺已经嚎不出来了,一柄小刃嵌进了他的喉咙,使他只能发出痛极的闷哼——这也是他在这个世界上能够留下的最后声音了。

白狐夭阖上折扇在虚空随意一划,嵌入玄狐身躯各处的银色小刃微微一顿,猛地发力散开,堂堂有狐族长,不,该称他为前族长了,像一匹丝绢一般被生生撕裂成数十块,泛着淡灰色的血液洒满了生死台上若隐若现的结界,有些血腥的幽默。

“所以…现在能算我获胜了么?”白狐夭主动开口打破这死一般的沉寂,此时他那姣好的面容已经收获不到来自狐族少女们或倾心或惋惜的目光了,现在他望过去,这些少女们啊,不是目光闪烁就是不敢忤视,令他倍感无趣。

高高在上的执法者毫不为此动容,神情冷漠地宣布结果:“有狐白氏分支白狐夭获胜。下去吧。”马上就有人上来清理玄狐归渺的尸身碎块,打扫整个生死台。

然而白狐夭却没有依言下去,他看着玄狐归渺落在地上那张生前俊俏死时狰狞的面皮,笑眯眯地问道:“既然我获胜了,那么族长之位便是我的了对吧?”

执法者面无表情地点头,“理应如此。”

“等等!”此时却有一名玄狐归渺一脉的玄狐长老开口阻挠:“族长之事,岂可如此儿戏!何况白狐夭凶煞成性,对我有狐族……呃。”后半句便在白狐夭微笑的注视下咽回了肚中。

白狐夭就着合拢的扇子摇了两摇,正要开口说话,执法者突然暴起,血红的狐尾瞬间向那玄狐长老发起攻击,“竟敢置喙执法者的决定,”三条狐尾带着破空之声,从脖颈、前胸、腰侧三处凌厉扫去,将来不及反应的玄狐长老当场斩为四段。

“死!”

“我,有狐族执法者赤狐三尾,同意有狐族白氏分支白狐夭成为族长。”执法者轻飘飘地向四周扫视一眼,看得众人反射性一缩,才施施然回到了属于自己的位置,“可有人尚存异议?”

沉默相视,余人纷纷表态。

“并无。”

“尚无。”

竟无人敢当面反对。

“恭喜了,我亲爱的弟弟。”脱去庄严执法袍的执法者,是一位体态极妍,面容俏丽张扬的女子,她此时化作原型趴在白狐夭面前的书案上,身下垫着白狐夭极少离身的书卷。

白狐夭揉着她额前覆盖着柔软绒毛的皮肤,据她自己所说,这样可以稍作缓解她少时因寒气入体造成的头疼。

他自认为这近百年的修行岁月中,纵使行事诸多乖张、手段阴狠毒辣,也从来问心无愧。只是面对这个姐姐……

“对不起,拖累了你这么多年……”

“无碍。”赤狐不耐烦地甩甩三条大尾巴,沉沉睡去。

此后经年,十三大族、数千小族间纷扰不断,但往来并无大型冲突。直到某个原本寻常的日子,因着日后某位大能初显锋芒而被人铭记。

这是一家普通的客栈,供修士往来歇脚。这天迎来了一位蓝衫白纹、黑发如瀑、以特殊法门模糊了自己容貌的客人。

“店家,请给我一间客房。”

tbc.






不要吐槽我月球表面一般的个人主页,有坑开时需直开嘛不是,于是又开了这样一个坑x如你所见,它看起来可以续成大长篇了。。。慢慢填呗x

然后呢,这篇文的背景是中古仙侠玄幻,所以理所当然地把很多和风的元素改掉了,比如说鹤羽狩衣【。】

感觉这样改下来完全可以当做原耽了。。。。所以没法打阴阳师的tag┐(─__─)┌

没错上文那谈笑间杀人于无形的白狐夭就是妖狐啦(๑ºั╰╯ºั๑)

是白狐夭(yao)不是白狐天啦!!

四个小时手稿,一个小时打字,结果加上序才堪堪两千字……我算是废了。

大概就这样?




问个小小的问题啦,会影响后文发展的.
Q.你认为最后出现的客人是谁?

A1.易容的晴明本人

A2.假扮成晴明的人(具体是谁未知)

怎么说呢……上次抽到了大狗子还没来得及写文,第二只大狗子就来了。



……你是在催我么????

“还能怎么办,他要杀,我便陪着他杀。”龙族偏头回答身后的蛟,眼睛依然死死盯着前方魔焰缠身的少年背影。“我给不了他什么承诺……”双手还原成锋利的龙爪,“却能陪着他上阵杀敌。”

龙族当世数一数二的天才,琉璃般的身躯夺人目光,他的身躯所到之处,鲜血溅射开来,在瞬间打散成血雾,一个个仙婴惊惶地四处逃逸,却又一个个被抓住吞噬。

杀吧,杀吧。

即使我实力低微无法逆转乾坤,即使屠戮众仙罪孽缠身,只要能帮到他,值得。

一切都是值得的。






一开始我真的没把我立的那个flag当回事………………………………………………


好了我该去准备狗晴了。

想看什么给我留个言?





随便说一句符上我写的是茨木。

【all晴明】自创N题-坚守的信念(萤草童男篇)

“区区修炼数百年的蒲公英,只是偶然得了阴阳师的一缕灵息才得以幻化成妖,这样弱小的你,有什么资格挡住我的去路。”满天的大雪中,缥缈如仙的女子款步而来。

“是的,雪女,”萤草指尖已经渗出了滢绿色的血珠。多次大面积地展开治疗,即使以她的得天独厚也不免伤及本源。这一战哪怕立刻停止,萤草也难以维持人形了。“是的。曾经我尊称你一声姐姐,那是看在同守晴明大人身侧的份上——现在的你在我眼中,只是个叛徒!”

暴风雪再度袭来,萤草半截纤细的小腿都埋进了雪中,“好冷……”

“你这是何苦呢?让黑晴明大人吞噬了他,然后追随黑晴明大人,不是很好吗?”雪女疑惑地开口,她无法理解蒲公英的坚持。

“蒲公英的确比不上雪女的天生高贵,但……”她抬腿,仔细地拂去靴上残雪,看似不经意地回了句不相关的话:“这双靴子,还是晴明大人为我亲手做的呢。”手中毛茸茸的蒲公英划出破空之声。“但,我永远也不会忘记,一株路边卑微到无人理睬的蒲公英,在得到阴阳师亲手呵护时,有多么感谢曾经的卑微!”

萤草最后回头望了那个曾经温暖的庭院一眼,仿佛还可以看到那个小小的身影坚守在那里。

“一定要加油啊……”

秋风带走最后的祝福,也吹得那决绝的誓言悄然无声。

“我不在乎胜负,只求与你,同、归、于、尽!”

tbc.

草爷技能满了吗?没有。

童男满级了吗?没有。

然而我还是写了:)

这段是写萤草的,下一段是写童男的,两段加起来是一篇。这个系列大概两三个段子构成一篇(没头没尾的)故事。

题目什么的大概会被我写成自创的十(十五/三十)题吧:)

可以看成CP向,也可以忽视





“一定要加油啊……”

仿佛有什么心灵感应一般,盘膝坐在枯草丛生的庭院中的童男猛地一颤,颊边落下一滴泪。他抬起头愣愣地望着前方,眼中水光隐隐。

“萤草姐姐,连你也走了吗……?”低语喃喃,“已经…只剩我一个人了……”

“晴明大人,童男不相信您会抛弃我们不管,可您…为什么不回来?您能再回来看一眼童男么?……”

“童男。”

熟悉到刻入骨髓的声音——只可惜——童男握紧了拳头,缓缓转过身,“黑晴明。”——永远都不是他的晴明大人。

“想好了吗?打开这庭院的封印,我可以放过你和你的妹妹。”黑晴明将折扇抵在手心,站在庭院外开口道。

“若我不打开这封印,你无法进来,谈何伤害到我。”童男冷笑。

“那你的妹妹呢?我派人去找,迟早会找到她的。”黑晴明依然毫不生气,在这件事上,他有的是耐心。

“妹妹她什么都不知道。你若敢动她,我保证让你永远也解不开这封印!”童男对他怒目而视。

黑晴明冷笑一声,坦然接受投来的视线。

“只要等晴明大人回来,你纵有万般诡计也休想得逞。”童男冷冰冰地说。令人有些感慨的是,这个无论身形还是面容都还稚嫩的漂亮孩子,已经在旁人不知晓的时候,悄然长大了。

黑晴明却像是听到什么好笑的事一般以扇掩面,大小起来。许久,大概是他笑够了,这才停下来,谑然道:“难道那杀了我手下雪女的蒲公英没有告诉你?你的晴明大人啊,早就化成灰烬了,连尸骨都不复存在了。”桀桀桀地笑几声,又道:“可惜啊,他临死前还挂记着你们这群大猫小猫两三只——哦不,是你们这些式神。不过,有用吗?除了你和蒲公英,其他的不都对我俯首称臣?”

“他最喜爱的是谁?是那只狐狸吧。现在不也乖乖听我的命令。”

“不,不,”黑晴明之后说了些什么童男一句也未能入耳,满心重复着“晴明大人死了”几个字。“不,不可能的,晴明大人不会死的,你在骗我,你在骗我!!!”他抓狂地捂住耳朵,满脸的不可置信。

然而黑晴明的话依旧一句句钻入耳朵,“骗你?有意义吗?”他嗤笑一声,从手臂上解下一条长长的绸缎。随着他的动作,童男这才发现他手上这以往没有的装饰。

——这是一条发带。

——安倍晴明的发带。

这条原本干净整洁的天蓝色绸缎如今沾满了血污,晃眼看上去甚至与黑晴明的衣物融为一体,紫色的。平整的绸面也变得皱皱巴巴,像被人反复揉捏过似的。

这是晴明大人留下的唯一贴身之物啊……

“其实你也应该猜到了吧,不然怎么会抹去你妹妹的记忆又把她送走。”

妹妹…妹妹?

“放心,只要你答应我的条件,我不会动你妹妹半根头发。”

妹妹……对不起,请原谅你任性的哥哥……

爆炸的轰鸣声响起,蓝色的绒羽满天飘零,演绎出一幕凄华篇章。意识被抽离,恍惚间好似回到了开始。

“好可爱的小妖怪…为什么不回家?是无家可归了吗?”阴阳师勾起一个温柔的倾城的笑容,逆着阳光向他伸出手,“愿意跟我走么?我可以给你一个家。”任由身后耀眼的光勾勒出轮廓,映在小妖眼中。

“好……”怯生生的小妖将翅膀放在人类阴阳师手心,才想起小声地介绍自己:“我…我叫童男……”

原来死亡是如此的美好。

萤草姐姐在最后一刻,是不是看到了一株幼嫩的蒲公英,被阴阳师捧在手心?

end.




有隐藏的黑白晴明,有人看出来了吗?



听说立flag会有用。我也来立一个。

抽到茨木就写茨木x晴明。

抽到酒吞就写酒吞x晴明。

抽到大天狗就写大天狗x晴明。

抽到小鹿男就写小鹿男x晴明。

抽到荒川之主就写荒川之主x晴明。

两面佛碎片集齐了就写两面佛……算了,这个有点重口(然而两面佛的传记真是。)

要开车还是写正剧还是段子随你们点啦。

草爷技能满了就写草爷x晴明段子+真•草(性转)晴车(反正已经写好了x)
大概还差三四个草爷的样子。

三尾狐技能满了就写三尾x晴明段子+三尾狐传记(樱花巫女改成晴明)扩写。
只差两只三尾了快祝福我XD

抽到妖狐写狐晴。

百鬼夜行再砸到四个食发鬼碎片写鬼晴(鬼晴的tag是我首创的哦XD)
主要是觉得无论发晴还是发明都不是很好听……

剩下的看着办吧(¦3[▓▓]


至今29级了,别说SSR,SR都只有十个╮(╯-╰")╭比较热门的妖狐姑镬(获)鸟之类一个没有
单体输出是三尾,多体输出和控靠凤凰(_ _)
大概是因为我从不存符,拿到手马上画了的原因

有人像我这样看了剧情之后一心想撕了雪女么_(:D)∠)_